认为自觉让座还得靠社会礼让风气的培养才行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11 07:59    次浏览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今年暑假期间举办“中学生民意调查体验工作坊”,60名高中生在教授和导师的指导下,完成了“市民对香港让座文化的看法”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逾半(55.1%)受访市民认同“乘客普遍低头使用智能手机或平板计算机”是香港本地乘客不让座的原因。分析指,不少乘客乘车时低头专注手机屏幕,往往忽视了身边可能出现有需要人士。

68岁的香港人王伯接受香港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平日乘港铁时,大约只有一半机会有人让座,他说有些坐着的乘客看到他会佯装睡觉,或低头使用手机,带着4岁小孩的王伯气愤地说:“有时抱着小朋友都没人让。”70岁的关伯也表示很少人会让座给他,但他会让座给孕妇、更高龄长者等有需要人士。

实际上,在智能手机大行其道之前,就有评价认为香港“缺乏礼让文化”,有关香港地铁和公交车上乘客不给老人和孩子让座的新闻不时见于报端和网络论坛。

不过,有约三成八受访的60岁以上长者认为,问题不在于“低头族”,而在于香港人普遍缺乏公德心。调查报告认为,这些老人因深受其苦,所以对不让座者做出道德上的负面评价。

曾有人撰文为香港的不让座文化辩解,称香港人不服老,所以不愿别人给他让座,而且香港社会崇尚自力更生精神,所以许多人对让座不以为然。

江国仪认为,政府应该在推动让座文化上做得更多。此前就有香港媒体指出,香港的礼让文化在东亚发达地区不算突出,相比日韩等地还差得很远。有立法会议员曾经提出为让座立法,但也遭到不少人反对,认为自觉让座还得靠社会礼让风气的培养才行。(闵喆)

显然,香港老年人并不同意这种论调。基督教女青年会耆年服务部是香港一个关注老年人生活的社团,该社团调查了1100位老年人,发现香港老人在搭乘公交系统时有四成人不给他们让座,甚至有老人要求别人让座反遭责骂。有老年人对媒体表示,有许多年轻人做得很不好。

香港的公交工具普遍有颜色特殊的优先座位,但车厢里时常能看到站着的老人。一名香港老年市民说:“我不能站得太久。一旦站得太久,就会眼花、看不清东西。我经历过坐地铁的时候,有些青年在玩手机。我叫他让座给我,我说我不能站太久,麻烦你让座,他就装作听不见。”基督教女青年会耆年服务部主任江国仪就此表示,年轻人缺乏同情心是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