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市民充分参与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20 04:50    次浏览   

解决交通拥堵还是要靠完善城市规划和优先发展公共交通。

本次公布的研究方案对停车费上调幅度之大可谓前所未有。深圳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于9月7日发起“你对于深圳提高停车费如何看”的投票,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155人参与投票,其中持反对意见的占83.2%。

多名专家及市民认为,在公共交通未完善之前即出台停车费大幅调价方案,相关部门着实“心太急”。此外,调价方案会否经过市民听证、停车费款项能否专款专用也成为关注焦点。专家表示,涉及到重大民生的问题,一定要经过听证,最好能设置博弈机制,让市民充分参与,同时针对多收取的停车费使用情况,呼吁相关部门定期向市民公布,提高执政透明度。

记者在东门街头随机采访了20名深圳市民,过半市民表示,虽然此前已经多次在媒体上得知停车费要大涨的消息,但看到涨价幅度如此之大,着实让他们“吃了一惊”。“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受影响最大的群体,市民应该有参与决策权和知情权。”市民伍小姐说。

王雪建议,政府在出台停车费涨价政策前,要和市民讲清楚是否已和停车场达成共识,多收的费用确实对改善公共交通起到了作用,“这个量要进行测算,不是说能够返回公共财政就算了。每天停车数是多少?增加的费用是多少?停车场答应了没有?还要注意能否做到每半年或每一年定期向市民公布相关款项、能否做到专款专用。”

何时召开调价方案听证会?

专家说

“政府增加的这部分停车费,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如果全部进了企业、私人老板的腰包,对解决公共交通没有任何帮助的话,则提高停车费将成为一个失败的政策。”王雪说。

在还没完善现有公交出行网络之时就启动停车费大幅上调方案,相关部门“心太急”了。

增收的停车费,到底用在什么地方?

王雪认为,政策制定者和市民之间的不平等,也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如果增收的停车费全部进了企业、私人老板或个人的腰包,对解决公共交通没有任何帮助,则提高停车费将成为一个失败的政策。

刘辉强调,香港有专门的法律规定,香港政府下班后,停车场是对公众开放的。“现在采取增加收费的方式,公务员、企业员工不用交停车费,到最后苦的是上班族。”

为何不先完善公交出行网络?

本次调价方案中也明确建议,对路外停车收费调整后的停车场新增收益部分,除保留必要的运营管理费用外,其余上缴市财政专户。吕国林强调,多收费用将专项发展公共交通,即公交的发展资金得到了拓展,公交服务水平有望进一步提高,最终得益的是全体市民。

专家建议收费透明化并引入第三方监管

深圳市政协委员、龙岗区政协常委、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辉对停车费上调持反对意见。他认为,交通拥堵的解决方式主要还是靠完善城市规划和大力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比如香港的道路和车辆比例和深圳差不多,但香港交通畅通、有序,20多年来停车费没有涨过,“根本差别在规划,我们的城市规划是个大问题,没有民生意识,要么没有做好规划,要么有规划没有执行好”。

在王雪看来,提高停车费这一公共政策的制定和出台,应该设置博弈机制,让市民充分参与,吸纳市民意见后才出台,“每次征求民众意见时,事先宣传往往不够,市民等听证完了才在媒体上看到,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参与,而且参与的渠道也并不畅通。”

比如,公务员上班基本不需要交停车费,还能保证停车位,“政府的办公大楼也是市民办事的地方,这些停车场应该对市民开放,但现在却封闭起来变成免费专有,这些停车场基本都是在一类的高收费中心区。”王雪强调,公共政策的制定者享受特权,却让市民掏更多的钱补偿交通拥堵的代价,是不公平的,也无法让市民心服口服地接受。

委员说

增收的停车费真能专款专用?

■三问停车费上调方案

使用经济杠杆应该在公共交通已经基本完善的基础上进行,不可本末倒置,只有将所有公共出行条件完善了,经济调节才是最后的办法。

刘辉表示,从法律程序上来讲,涉及到重大民生的问题,一定要经过听证,“这个政策,市民关注度很高,看看深圳市政协能否做一个专题议政,市交通运输委做正方,我们来做反方,就这个问题展开辩论。”

但规划容易落实难,在停车场收费这一链条上,涉及收费管理员、收费企业及政府相关部门等多个环节,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难免出现漏洞,滋生问题。每天停车数是多少?增加的费用是多少?停车场是否同意将增收部分上缴?

市民批相关部门“心太急”

此次发布的初步研究成果可以说是相关部门提前通过媒体向市民“透个底”,发布当天,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也向在场媒体强调,将广泛听取市民意见,市民可直接将意见与建议发送至方案撰写方深圳市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吕国林的邮箱lgl@sutpc.com进行反映。

然而,规划容易落实难。现实中,在停车场收费这一链条上,涉及到收费管理员、收费企业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等多个环节,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难免出现漏洞,滋生问题。

方案建议对路外停车收费调整后的停车场新增收益部分,除保留必要的运营管理费用外,其余上缴市财政专户,专项发展公共交通。

博友说

深职院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说,英国伦敦在1863年就有了地铁,但100多年之后的2003年,才开始收拥堵费。她强调,大幅提高停车费,以经济杠杆来治理拥堵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比广州、北京等城市通过行政手段限购好。

一名曾在某百货商场做过行政工作的王小姐说,商场规定凡是购物满200元的顾客,凭小票可以免费停车两小时。在这样的情况下,商场的停车收费管理员就学会了“取巧”,暗中找到一些商场的购物发票,通过购物发票将停车费收归自己囊中。“管理员的月薪并不高,我处理过的一个员工,每天少则‘创收’二三十元,多则‘创收’上百元。”

“现在很多市民选择购车,根本原因在于公共交通跟不上。”王雪说,使用经济杠杆应该在公共交通已经基本完善的基础上进行,不可本末倒置,“只有将所有公共出行条件完善了,经济调节才是最后的办法”。

■焦点

“咱们仿效北京、上海,但人家的公交起步才几毛线,坐地铁上班才2块钱。降低公交出行成本是首要的,等公交出行系统真正发展完善了,停车费涨到300元我都鼓掌欢迎!”博友“bb天秤座”如是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车主在交了全额停车费后,没拿发票的情况时有发生。“拿了发票也没办法报销,就干脆不拿了。有时是收费员推说发票用完了,第二天才有,就不拿了。”车主邓先生建议,聘请独立的会计师事务所,对多收取的停车费用的使用进行监管,要确保其用在惠及民生的方面,这样才能取信于民。

自《关于深圳停车收费政策调整的研究》公布以来,短短数日,引发持续质疑。由深圳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发起的投票结果显示,八成以上的市民对调价举措持反对意见。有政协委员表示,准备筹划一场专题议政,与市交通运输委面对面就此问题展开辩论。

政协委员认为方案应多听取群众意见

对比2006年深圳首次大幅上调停车费,刘辉直言,即使这一次提高停车费,过几年再回过头来看,可能还是没什么效果。

此前,5月份《深圳市城市交通白皮书》发布之时,市交通运输委副主任于宝明表示,停车费调价方案还在拟定中,要待政府审批后才能公布,公布后也要通过听证程序才能付诸实施。

尽管深圳市交通运输委不断强调,“提高停车收费”只是近期该市“治堵”24条措施中的一条,其他如整治拥堵片区、清除“断头路”、公交提速、持续轨道建设等23条措施均在有序开展当中。但“bb天秤座”的观点代表了绝大多数深圳市民和网友的观点——在还没完善现有公交出行网络之时即启动停车费大幅上调方案,相关部门“心太急”了。